云笙不知处

时光隔山海。

神谕者_神谕昏凉「0-3」

0.

  圆月之夜,正是精灵一族的祭祀之日。所有精灵按照实力强弱围绕着精灵母树——生命之树吸收月华靠生命之树所散发出来的生命精气来提纯自己的能量。

  生命之树之上有一处在隐隐发光,从轮廓看那也是一只精灵。树下有只小精灵好奇地抬头望了望生命之树,看见了那个隐隐发光的位置。小精灵用自己白白嫩嫩的小手揉揉眼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幻觉,便扯了扯身旁的母亲来看这不知为何出现的奇景,却看见那宛如坐在云端的精灵,坠落下来。

  人群之中一阵骚动,精灵们不知互相在耳语些什么事情。而站在最前端的大祭司,目光有些溃散。他轻轻合上眼,步履虚浮地走向他从未踏足过的生命之树的树底,却意外地没有未知元素奥义光幕来阻挡他前进的道路。

  终是走进了那身影已经开始消散精灵少年的周围,大祭司低头瞥见那少年的脸,长叹一声,看着精灵少年与他自己的声音消散在风中,再无痕迹,一时苍老不少。

1.

  郁无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在风中消散,一直待他好如亲子的大祭司一瞬间好似苍老如将行就木的人族老人,神情冷漠。

   “要我做点什么。”郁无卿看着眼前不知是从何而来的小萝莉,知道就是她将自己的灵魂从自己的躯壳里抽离出来的,眼神闪了闪,“条件,我想回去。”

  小萝莉歪了歪脑袋,“呐,我是姬无忧。时光尽头倒转沙漏,回溯最初重新叠加。小无卿~来吧我们一起回去完成任务嘛,完成了达成HE就可以回来了哦。”

  郁无卿眉微皱起,望了望身边的生命之树,抬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眉心,“无忧是吧,如果说,我不愿意去呢?”

   “呐,小无卿你不愿意去嘛……这个世界的所有界域都在逐渐有融合的趋势哦。你这个精灵界域也不会幸免其中,自然是这个世界最终走向灭亡。”无忧只是淡淡道出这一番话,飘身坐在生命之树最高的枝桠上轻轻晃着小短腿,“你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郁无卿的眼前划过大祭司苍老的身影,生命之树轻轻向他摇曳枝干的样子,蕴育着生命之气的不老泉水……

“我跟你去。”郁无卿抬头看了看无忧,笑了笑,“反正到哪最终都不过是一个灭亡是么,走吧。”

2.

  「系统载入中——0001号用户郁无卿,欢迎」

  刺耳的无感情冰冷金属的声音穿过郁无卿的耳膜直抵大脑,让他一时觉得大脑有些眩晕的感觉在不断叠加。

  终于抵不过眩晕之感,他合上眼睛,连灵魂之影都消散在空气之中。姬无忧看见此景,一直绷的紧紧的唇角终于开始微微上扬起来,露出满意的神情。倏尔连她自己也化作一片光影,消失在天地之间。

  只有那句在天地间回荡的话语证明她曾来过此地,“终于找到你了啊……这下应该能够满意的了吧……”

3.
  不知传送用了多少时间,郁无卿从昏迷中睁开眼睛。那是一片混沌,毫无半点色彩的荒芜之地。没有红,也没有绿,一片黯淡的黑白世界。

  唯一的色彩,就是他自己和小小的姬无忧,立于不知有多么浩大的天地之间。或许这么说不是很对,这里没有天,没有地,一片混沌的气息。

  姬无忧看着周围,眼中闪过惊异的光。她有些手足无措,用余光看了看郁无卿,故做一副闲庭漫步的模样。

  “这是创世之前,混沌未散。在这里找个修炼的好地方,效果更甚生命之树周围百倍。”姬无忧低低道出此为何处,脸上浮现出不安的神情,“不过富贵险中求,创世前的老妖怪到第二纪元基本上死了,关于创世之前的事情流传到你那个时代已经没有了。谁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危险。呐,小无卿一定要小心啦~”

  郁无卿轻声应了一句,看着眼前小萝莉局促不安的样子,心里叹了一口气,下意识缓缓握住了姬无忧的手,没有再说什么。

【伞修】安否

……没错就是回忆补时

惟泠:

  叶修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苏沐秋还活着。

  鲜活的生命永远停在了十八岁。




『朦胧,今天也不自然的活着吧,保持住昨天的步调吧。』

『为了能够不忘记你的温度。』

『如果要祈愿无法实现的梦的话,不如索性去拥抱断续的过去。』

『做不会醒来的梦吧,理所当然似的壳居着。』

『「这样的话,会连明天都看不到哦。」』

『那样也不错。』

  他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梦见了他还初初离家的稚嫩面庞。

  梦见了还年幼娇俏可爱的沐橙。

  梦见了矮小破落的廉租房。

  还有……苏沐秋。

『十八岁,腐坏的少年,今天依旧祈祷着。』

『紧紧的抱住你那鲜活的笑脸。』

『烈日之下说着「干脆带我走吧」什么的』

『呢喃着静静止住呼吸。』

「回不去的,那个日子。

无比疼痛,不会让任何人触碰。」

ps:会跌粉吧,ooc这么严重。